<var id="dz1bd"><video id="dz1bd"></video></var>
<menuitem id="dz1bd"><strike id="dz1bd"></strike></menuitem>
<cite id="dz1bd"><video id="dz1bd"><thead id="dz1bd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dz1bd"><video id="dz1bd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dz1bd"></var>
<cite id="dz1bd"><video id="dz1bd"><thead id="dz1bd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dz1bd"></var><var id="dz1bd"><strike id="dz1bd"><listing id="dz1bd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cite id="dz1bd"><video id="dz1bd"></video></cite><menuitem id="dz1bd"><strike id="dz1bd"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dz1bd"></var>
  • 中文
  • English
  • 日本語
絲綢文化
當前位置:泰銀制絲官方站 > 新聞動態 > 絲綢文化

和服文化

更新時間:2013-05-27 來源:泰安市泰銀制絲有限責任公司



   和服(わふく,wafuku) ,是日本的一種民族服飾。此詞起初泛指所有日本的衣服,而與這個詞相對的是洋服(ようふく),指來自西洋的衣飾。後來此詞的詞意逐漸單一化,通常單指具有日本特色的民族服裝。 
    吳服(ごふく)一字的產生,是源於中國三國時期,東吳與日本的商貿活動將紡織品及衣服縫制方法經傳入日本的緣故。在更加精確的層面上,吳服一詞是專指以絲綢為面料的高級和服,而用棉布做的和服會用「太物」來稱呼。昔日吳服與和服兩種概念是分別的(因貴族所穿的和服樣式大多不是源自東吳而是源於唐朝,而該類服裝以前亦被稱為「唐服」),但今天這兩種概念已幾乎重疊?,F在很多賣和服的商店,招牌上會寫著「吳服屋」(呉服屋),可見兩詞已經基本上同義化。
  今天日本服裝主要分為現代服裝“洋服”,即從歐洲傳來的樣式,和傳統服裝。和服最早期因中日文化交流而深受古代中國的漢服影響,尤其是日本歷史上的古墳時代(相當於中國晉朝及南北朝時期)。但到了平安時代(相當於唐末宋初),由於中日因雙方內外條件變化而暫時中斷交流,日本文化進入了一個高度本土化發展的時期(也是一段自我孤立時期),和服的構造也因而更具有其本地色彩。
  日本平民和服受東吳傳來的編制縫紉風格影響較深,故稱為“吳服”。而貴族的服裝則受之后的唐朝影響更深,稱為“唐服”。從鐮倉時代起貴族和武士逐漸開始在家里穿著吳服,從室町時代開始上層貴族也開始穿著吳服。江戶時代起吳服的樣式和今天的和服已相差無幾。今天,平民在節日、慶典上多穿著吳服,即一般意義上的和服,而皇族禮服仍以唐服為主,偶爾穿著吳服,禮服中最華麗的是十二單。
    傳說中日本神治時代有位依邪那歧命神,他在舉行祓除(用齋戒沐浴等方法初災求福)之事時,常常脫去上衣、袴、帶,裸露身體。據后人考證,傳說中描述的神治時代相當于日本的原始社會時期,那個時代日本人生活的遺址現已發現數千處,其分布區域,北起北海道,南至九州,幾乎遍布全日本。原始社會的日本人以群體方式過著遷徙不定的生活,主要的生產活動是狩獵和采集(不要總是想到帝國時代去)。也許就是在那個時代,日本人開始了用動物的皮毛或者樹葉加工御寒,走出了裸露的時代。 在繩文式文化時代后期(日本新石器時代,相當于前800-前500年)和彌生式文化時代(日本使用彌生式陶器的時代,相當于前300-300年),日本出現了兩種基本的服裝式樣。一種是套頭式圓領衫,造型類似于今天的圓領針織套衫;另一種是對襟式,門襟采用左衽,領尖至腰間,等距兩初用細繩系結扣接,袖子為筒形袖,長度在膝以上。與上衣配套的還有袴、領巾、于須比。袴原指穿在下身遮掩于上衣內的一種襠布,但是這里的袴是指有腿部連接的類似于褲子的下裝。男子有一種稱為裳的纏腰,纏腰繞系于上衣,由于系結出現褶裥,使服裝產生了一些變化。女子大都穿裳,與男子不同的是,女子裳長及地,形式與今天朝鮮婦女裙"其瑪"頗為相似。
  領巾一般作為裝飾搭掛在兩肩,搭掛的形式不限,通常是又個人的愛好決定的。在生產勞動中領巾還時常被用作挽系長袖的帶子,或者作替代包袱布之用。在別離的場合,人們揮動著領巾,以示依依不舍的心情,它與后來明治時代流行的以揮舞手帕表示告別的作用是一樣的。于須比是一種比領巾大且長的一種帶狀織物,蒙在頭晌垂繞至腰間。古代日本婦女忌諱被男子窺容,所以用于須比蒙面。
  據《古事記》、《日本書紀》、《植輪圖集》、《古語拾遺》等文獻記載,日本繩文式文化時代后期和彌生式文化時代的服裝已經采用楮布、麻布、棉粗布、藤布、科布等植物纖維材料制作,帶子是選用倭文布。服裝材料的出現籠罩著神話的光暈,如天日鷲神裁楮織布、日長白羽神自創麻布以利民用。
  染色在當時已經比較普遍,據《應神記》載景行天皇時,平民已經知道用茜草染紅、靛藍染青、藎草染黃、橡果染果黑、紫根染紫。染織品大多無紋,偶有一些印紋,一般都是直接利用樹葉花草擦印完成的。所用的植物有月草、燕子草、榛、山藍、忍冬等。 
  1.奈良時代:日本上古時代的粗布服裝,窄袖斜襟,與古代中國穿著十分相似。但是,真正有文字記載,將中國服飾引進日本,并使之制度化的,應該是從奈良時代開始。日本的奈良時代正值中國盛唐時期。日本派出大批學者、僧侶到中國學習。這些遣唐使者把唐代文化藝術、律令制度都帶回了日本――"衣服令"就是奈良時代模仿唐代制定的制度之一。"衣服令"規定了禮服、朝服和制服――朝服包括冠帽,按官職等級區分;制服是無官職的公務人員的服裝,按行業分類??傮w而言,奈良時代的服裝色彩還是較為簡單的。 平安時代:到了平安時代(九世紀以后),由于國風的盛行,日本和服漸漸擺脫外來的影響,發展出獨有的奢美與精致的特色,其衣服色彩開始多樣化,衣袖也向寬大方向發展。舉個例子,熟悉日本史的人一定聽過"唐衣"和"十二單"。唐衣是盛裝(禮服)的一種,以紫、緋為貴,金碧輝煌,美麗異常。十二單實際是一種穿著方式,她并不是十二層單衣,而是在單衣上疊十二層被稱為圭的服裝,圭輕薄透明,多層圭疊起時仍然能隱約看見單衣或表著的顏色,倍添朦朧恍惚的美感。從這里也可略窺日本人的審美觀,既喜歡抽象化的美,又喜歡真實細致地反映自然世界的美感。
  2.鐮倉時代:由于過度腐化,窮奢極欲,公卿統治終于衰退。鐮倉時期,相對精干、簡易的武家文化出現,這一時代特征也反映在服裝上。當時,元朝統一中國,并連續十次侵犯日本:日本人為了便于戰爭,服裝又回復樸素,寬袖又變回窄袖。
  3.室町時代:室町時代,在衣服上印上家紋(古代日本按姓氏每家都有家紋,估計家紋數目超過二萬種),便服設計開始禮服化。直垂和侍烏帽子是時髦的男裝,普及很廣。而女裝則更朝簡單化發展。
  4.桃山時代:織田信長的安土、桃山時期(十六世紀中葉),人們開始講究不同場所穿著不同服式,于是出現了參加婚宴、茶會時穿的"訪問裝"和參加各種慶典、成人節、宴會、相親時穿的"留袖裝"。女子流行穿著小袖:雖然美麗,但比起唐衣之類,還是簡陋。這一時期,帶有鮮明民間性的"能樂"逐漸成型,綺麗豪華的"能"裝束出現。此時,公卿的服裝沒有大的改變,基本是平安時代宮廷服裝的延續,而公卿與武家的最終融合是在明治時期,那是后話。
  5.江戶時代:江戶時代是日本服裝史上最繁盛時期,其時,男裝、女裝雖有變化,(如女裝的小袖形狀變得接近現代,而男裝流行羽織<以黑五紋為正裝,茶、黃次之>,帶結開始流行。)但是,基本格局已定,到了明治時代,現在意義上的和服就定型了,此后一直沒有太大變化。我們現在今看到的和服大都是沿續了江戶時代服裝特式。
日本有用衣服"招魂"的習俗:人們或者在死者的枕邊,或者登上房頂朝向高山大海,或者揮動死者衣服大聲呼喚死者回來。為死者洗用過的衣服時,要面北而洗,夜半晾曬。洗完晾干后,必須整整齊齊疊好,收藏一段時間后再用棒敲打幾下,生者才能穿用。因此,人們在日常漿洗衣服時,都絕不朝北晾曬,而且夜間也不掛在外面。
  在城市,正月初一,大部分家庭都不洗衣服。古俗,每月的一日、十五日、二十八日,甚至彼岸等祭日也不得洗衣。這固然是節假日需要好生休息,也是畏懼這一天祭祀對象的魂靈飄游而過時附在晾曬的衣服上。新穿剛做好的衣服時,有的地區(如紀州)先將衣服披在柱子上;有的地方(沖繩)要口唱"我也千年,柱也千年"、"衣服單薄,身板結實"。即使不先給木柱穿,也要疊好后敲打兩下再用。這都是出于擔心衣服上藏有某種魂靈的緣故。收藏一段時期后用棒敲打,或者先給木柱穿,從主觀愿望來講,希望起到化解的作用,去災避邪。
  《無何集》載:"毋反懸冠,為似死人服",河南沁陽一帶有"反穿羅裙,另嫁男人"的傳說。由于死者去的是一個與陽世截然相反的陰間世界,所以死后要反穿衣,反戴帽。日本習俗,人死了下葬時,要左向掩衣襟,意味著死者的一切裝束都與生者相反。所以,平時人們穿衣服時,最忌諱領子窩在里面,或者以后為前,以里為面。
  同樣,由于"萬物有靈"思想,人們認為自己穿用的衣服必然寄存有自己的靈魂,把自己穿用的衣服贈給最親近的朋友,意味著把自己的魂魄也贈給了對方,足見一片誠心。有的人贈衣時,還在兜內放一枚五圓的日幣,這是取五圓的諧音,表示"御緣"(與您有緣)之意,目前還存在的贈"買衣服錢"、"買腰帶錢",都是這種習俗的表現。
日本亚洲中午字幕乱码